首页 > 资讯中心

盈盈理财熊伟:互金平台进入后半场决赛 如何花式玩转风控

2017-06-19

已经没有哪个互金平台还如初生牛犊般对流量保持着巨大热情,更多的平台开始回归金融本质,主打“科技”武装风控,将风险摆在所有利益之前。

互联网最近的风头都集中在网贷平台是否能满足最新的资金存管准则,是否合法合规上面,大型洗牌的背后投射出的是“安全”二字。今年两会的《政府工作报告》把穿透式监管定为了今年互联网金融的主基调,已经没有哪个互金平台还如初生牛犊般对流量保持着巨大热情,更多的平台开始回归金融本质,主打“科技”武装风控,将风险摆在所有利益之前。
金融行业人才结构的变化数据从另一角度证明了互金平台越来越重视风控的问题。金融英才网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5月上旬,金融行业的人才招聘需求较去年同期上涨10%,江浙用人大户的招聘需求同比涨幅为14.6%、13.4%。互金平台开始渴求传统金融人才,而不单纯是互联网人才,对金融人才的需求正代表了互金平台想要回到金融本质的初心。
大象和蚂蚁的博弈
互联网金融的本质是普惠金融,为传统金融机构无法覆盖的小微企业和普通人群提供全面的金融服务是互金行业的根本。而互金行业针对的这部分群体恰好缺少传统风控手段要求的条件,如抵押品、高额银行流水等。互联网金融之所以能解决这些问题,在于技术壁垒的突破。
当BAT等大型企业早早地搭建布局自己的金融风控模型,并以巨头之势领先行业,市场中剩余的中小型机构要如何加入这场风控之战?对于中小型机构来说,问题可以从更多的角度去考虑。“我们必须要从垂直细分领域入手,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越痛苦的地方,越能找到价值。”盈盈理财联合创始人熊伟站在中小型机构的立场上认为,虽然中小型机构没有巨头的资金投入与数据沉淀,但将垂直细分领域的探索做到极致,是可以占据自己的市场份额的。
“对比其他中小型机构,我们的优势就是拥有自己的风控技术专利,这种专利是建立在痛苦的细分领域耕耘之上的。”熊伟解释,盈盈理财的风控点铺设在全国12个城市,超过300个线下风控人员,所有客户经理能够用自主开发的风控APP现场取证,更新风控信息,在现场基于LBS的地理位置,完成网上申请和现场尽调的数据。但这些技术的立足点在于,并不是模仿支付宝等巨头的广撒网模式,而是针对某一个领域做数据风控。“我们会针对公路货运司机做信用数据收集,针对网吧蓝领用户做尽调,要将细分口收紧到这样的大小,才能找到优势。”熊伟强调,支付宝这样的巨头是针对所有人的,而小机构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所有人”细化,“当你拥有了支付宝没有的数据,你的优势就出来了。”
大数据风控加时赛
“互金机构需要逐步积累自己的数据体系,我们在深入挖掘细分领域数据的同时,也必须引入大量第三方数据去增加数据维度,过程一定是艰辛的,但是这对形成自己的数据体系、增强信用强度、优化风控模型有很大帮助。”熊伟强调。
在大数据风控的另一端,熊伟提出了另一个尖锐的问题,互金平台的欺诈。“分成两个方面,一个是资金端的欺诈,一个是资产端的欺诈。”选择第三方大数据风控的很大方面原因在于,资金端的欺诈重点分布在许多运营活动类的欺诈中,类似同盾这样的机构能够很好的做到风控。“而资产端的欺诈问题则更大,中国的征信环境本身就先天不足,没有完整的征信体系,在中国造假也非常普遍。你甚至可以将全套的银行流水和信用报告造假。”做资产端的风控,依然要做好线下风控能力,“如果一家平台宣称自己是全在线风控,没有线下获取资产端的风控能力,那基本是不靠谱的平台。”熊伟认为,只有做到线下线上相结合的风控,才能让一切由虚到实。
总结来说,大数据风控未来是会被共享的,而目前中国的反欺诈体制依然亟待建设。